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京大學赤門
位於本鄉三丁目
亦是日本近代文學的發祥地

攝於2006/11/09th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都印象。雪覆金閣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12下旬

那天陪演辯社到鳳山的中正預校參加完辯論比賽,在諾大的校園走著走著,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夜幕低垂之際,看到預校學生的「安全士官」在站哨,突然間,立即把我帶回到一年多前的服役歲月。
當兵時真的到過許多地方,台中成功嶺、鳳山步校、新竹湖口以及最後的台中竹仔坑,還差點去了恆春。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2/9
今天去看當兵時的朋友,當兵時的糗事又再被兜了出來,自己還是偷過懶。服兵役時已經接近三十歲,年紀比連上的弟兄大上許多。或許曾經同心協力地出操過,雖然有辛苦,但是卻在其中,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命脈絡。
好像男生都應該要經過這一道關卡,才可以從稚氣中脫離出來。我在連隊上倒是碰到一些實例,但對於我來說,當初真的是只祈求能夠平安退伍就好了。
對我學習教育的人來說,服兵役是個體驗人生的過程,在這當中,也作了個細心的社會觀察。從社會各個階層來的弟兄,因為接受教育程度的不一,因為家庭環境、成長歷程的迥異,對於一件事情的看法,處理事情的模式也往往大相逕庭。如果說當兵真的是在磨練一個人,那麼與人相處、溝通,絕對是第一步。
或許是幸運,自己有一半的時間可以作文書工作,甚至可以自由地穿梭在營區裡面。唉,一個三十歲的「熟男」,你可以期待他可以跑多快呢?當時也就如我預期地接下這份文書工作,自己在入伍過了五個月之後,第六個月開始之後,變得比較自由。對於喜歡搞自閉的我來說,是明哲保身也好,總之自己可以不用一天二十四個小時被死死的盯著,是可以喘個氣的。
但奇怪的是,後來對於服役中最有印象的部分,卻都是在新竹湖口台地開甲車、陸軍打靶鑑測……流血流汗的畫面,享受的片段卻很難留在腦海裡頭。
於是我當然也從教育層面的思考過程,觀察一些真正是屬於台灣這個社會的東西。因為念太久的書了,對於福爾摩沙的瞭解,都是大學教授的著述告訴我的,他們觀察的,可能有中產階級的意識型態,可能有資產階級的包袱,甚至祇是他們心中的偏見。但是、但是,我看到的,卻是台灣二十歲活生生的世代,和媒體口中所謂的草莓族,不完全相同;我看到的,是台灣人,成年男性文化傳遞的過程,有傳統,有進步。總之印象是鮮明的,讓我見識到台灣人活躍的生命力。讓我更貼近這塊土地,更加瞭解這塊土地上生活的所有人。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8/2/10凌晨
當兵時的同袍小利過年回屏東內埔老家過年,他翻了翻祖父於學生時代的照片,他告訴我照片中總有一位留著兩撇鬍子的日本老師,真是嚴肅。我告訴他,那就是時代風格(好像老師的語氣ㄚ),而從中我們也看到當時教育的體制、教育現場的氛圍。
沒有親身體驗過的我們,真的也只能從中窺知一二。也因為如此,我們很難去描述什麼是「殖民」,或是「綠色海平線」的模樣。雖然我對此議題頗感興趣,卻始終無力著筆,而必須坦承自己的無知。
還好服完一年兩個月的兵役,在這段歲月中,所經歷過的一切,似乎可以稍稍地幫助我瞭解七十歲以上的台灣人的歷史意識,以及「太平洋戰爭」對他們所造成的影響,即便這份理解可能是偏頗的,可能是片段的。仍然是我對於這塊土地理解的一個新的起點。
首先,戰爭期世代的型塑,不只台灣有,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美國都存在著所謂的戰爭期世代。戰爭期世代所接受的教育不但影響著他們自己,甚至可能影響到下一代。還有,他們在戰後的競爭力不如其他的世代,而成為了失落的世代。這個部分同學們可以詳讀中研院研究員周婉窈老師所著海行兮的年代一書序言。
其次,關於戰爭,什麼是戰爭?戰爭一定是邪惡的嗎?同學可以進一步地思考。印尼與德國的中學歷史教科書,對於太平洋戰爭,有著讓我非常驚訝的描述。一方面固然譴責了日本軍隊的殘酷,另一方面,也強調了英國歷史學家Christopher Thorne (1934-1992)所言:與其說是日本的敗北,還不如說是西歐帝國主義的提早落幕。(因為荷蘭在印尼殖民了三百五十年,在太平洋戰爭中,日軍趕走了歐陸帝國主義。進而造就了日後東南亞戰後的獨立運動。)
因為還在思考,還在學習的過程之中,簡單地描述我對於「綠的海平線」紀錄片的粗略思索,還好的是導演客觀地「記錄」、「描述」,我想提供了我們之後還可以繼續思考、討論的空間。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各位同學
日安

很高興可以認識大家
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
有新的希望夢想
過去沒有機會完成的事
在新的一年
可以順利達成

並祝
平安健康

照片攝於
美濃波斯菊花海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日本岐阜縣一名男性
上山捕『熊』
結果進入冬眠的熊洞
卡在穴內岩石中
長達一日
還好與獵犬相依為命
相互取暖而在零度上下的氣溫中生還
外面積雪達一公尺
後來在家人的報案下由消防隊救出

翻譯自日本讀賣新聞
2008/2/3rd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