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摘錄自http://www.wretch.cc/blog/chargechu/18714305


遇見古巴:台灣茶在哈瓦那的海關
後援會編輯部按:作者朱政騏曾任《台灣社會研究季刊》(1988-)助理編輯,目前是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班學生,在香港嶺南大學劉健芝教授介紹下,他參加了台灣浩然基金會拉丁美洲訪問團(2008年5月1日至23日),該團共有四人參與,只有作者是在學學生,其中古巴行程是4至12日。本週起,朱政騏將為後援會撰寫在古巴的見聞,本文是第一篇。




「先生,可以看一下你的行裏嗎?」一位年輕的女性海關指了指我放在推車前端的行裏箱。

哈瓦那機場的大廳非常乾淨、清爽,人不多,廣告看板也少,只有哈瓦那俱樂部(Havana Club)蘭姆酒和COHIBA雪茄的廣告,以及寫著Viva Cuba!(古巴萬歲)的看板。正當我興奮的跟著看板上文字喃喃地唸著「Viva Cuba」的時候,竟被海關攔了下來。

「糟糕,這趟行程打算拜訪很多單位,帶了一大堆茶葉當禮物,偏偏就放在被點中的那個行裏箱。」我心裡暗忖不妙,還好海關小姐的態度非常友善,笑笑的問我:「你是來這裡唸書的學生嗎?你的行裏很多喔。」一大箱出門一個月的換洗衣物和日常用品;另一大箱就是茶葉和資料。我慢慢把行裏打開,一邊想著要怎麼解釋這一大箱茶葉。「我來拜訪一些朋友,這些是要送給他們的禮物。」箱子打開的剎那,她也嚇了一跳,時間似乎暫停了好幾秒鐘,她才開口說:「很抱歉,這可能要交給我們長官處理。」

過了一會兒,來了一位大叔,把我帶到旁邊的辦公室,叫我自己打開行裏箱,把東西都拿出來。大約有25罐茶葉、30個銅製書籤和好幾本書。這些東西排在桌上還真壯觀,讓我聯想到「警方破獲販毒集團」記者會的場面。大叔問我裡面裝的是什麼,我打開一罐茶倒出來自清:「只是茶葉而已,我要送朋友的,而且我之後還要到其他國家,不會全部留在古巴。」


※哈瓦那午後街景, 沒有流浪漢和乞丐, 人民的體格健壯,
精神奕奕。圖文:朱政騏。


「不,這樣不行。頂多3到5罐還可以接受,其他的明天就必須銷毀。」大叔說。

「那我寄放在這裡,等我離境時再拿?」

「明天就銷毀了,等不到你離境。」

大叔態度始終堅定,但也還算和善,一直告訴我「真的沒辦法,我都已經看到了,又不能當作沒看到、不處理啊!現在觀光客越來越多,對於食物、植物一定要嚴格把關,否則古巴的公共衛生和食品安全都可能受到傷害。」



※賣花生米的老婆婆,一壯碩,一壯碩太多。圖文:朱政騏。


「說得好!但我不只是觀光客。我準備要去參加『馬克思與21世紀的挑戰』研討會,我是古巴的朋友,絕對不會傷害古巴的。」我拿出列印的會議資料。

「台灣來的?我知道『中國或台灣,兩個選一個』,台灣人也會來參加這種會?」大叔突然變得有點像朋友,偷偷跟我說:「其實我挺喜歡台灣,台灣的電器相當好。」

電器?古巴不是才剛開放使用個人電腦,而且看大叔的年紀應該對電腦很陌生吧?他說那句話的時候指了指電風扇,難道台灣有什麼風扇外銷古巴嗎?

我見大叔態度轉變,立刻告訴他:「我們還有古巴後援會咧!只是還沒正式成立而已。」大叔聽了非常驚訝,直問:「真的嗎?」

後來大叔開始慢慢地把倒在桌上的茶葉抓回罐子裡,蓋起來,對我說:「你走吧!」

「帶著茶葉?」

大叔縮縮脖子,說:「古巴之友。」

我趕緊將行裏重新收拾好,並拿一罐茶葉送他,大叔連忙拒絕,說不用客氣了。我又拿出銅書籤,跟他說剛才外面的那個海關女孩好像很喜歡,請他幫我轉送給她,大叔才收下書籤。

初遇古巴,就有如此特別的遭遇,感受古巴人強烈的集體感──知道自己的工作是為古巴社會把關,所以堅持。但,集體的邊界又不是那麼分明而排外,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理想,就可以成為其中的一份子,不再有血緣、膚色的隔閡。我在哈瓦那的第一天,體會到海關大叔的國際主義情感。(第一篇,待續)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家好

想請問一下
大家在整理教室時
有沒有撿到一把藍色的三節傘
應該就留在你們的教室中
如果有撿到
請拿到辦公室我桌上
感謝

柏禎

PS 放上了新照片 大家可以前往看看

暑假快樂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各位''準''高三同學
請注意

這個月的十五日
學校會幫大家安排
公民與社會的第一次複習考
範圍是公民第一冊

八月一日是公民第二冊法律學
請大家要準備一下

SEE YOU

還在考試中的柏禎留
平安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