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章出處:泰雅爾族民族議會 / 議長:馬薩‧道輝 / 秘書長:烏杜夫‧勒巴克

主旨:泰雅爾族民族議會對台北縣政府下令拆除(21)烏來高砂義勇軍紀念碑之聲明

1、請讓歷史的歸於歷史,尊重當事人之歷史記憶,切勿因個人政治好惡抹煞當事人的歷史情感;況且對原住民族而言,不管是當時之日本或是現今之中華民國政府,都是外來統治者(22),對於統治原住民族及處理其傳統領土等事至今都未真正取得原住民族之同意,因此無權替原住民族之歷史做任何的解釋及評斷,否則就有歧視甚或利用優勢權力壓迫原住民族之嫌。於此,特別鄭重提醒台北縣政府自制,千萬不要成為製造族群對立的兇手。

2、本議會一直以來致力於主張原住民族自治及回復傳統領土,經過二、三十年來不斷的爭取,終於在去年初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23)」,其最主要精神乃在於尊重原住民族對傳統領土及其天然資源之擁有與自我管理權,因此規範原住民族傳統領土之外的人或團體(含政府單位)如欲在原住民族之傳統領土內進行任何規劃,必須經過當地部落知情之同意方始可行(24);接下來陸續尚有「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憲法專章等正推動中。當這些似乎要逐漸展現多元族群共榮共存美好前景的政策將浮現之際,不料,台北縣政府此舉卻使此美好前景蒙上陰影,誠屬不智。再次提醒提醒台北縣政府千萬不要成為製造族群衝突的兇手(25)。

3、奉勸各級政府單位在看待或處理原住民族事務時以了解及同理心為出發點,千萬不要依持權勢以高高在上、對待下屬之姿態行事(26),因為如此不但不能得原住民族之認同,反而更將激起反彈,為政者豈可不慎。

4、如因主事者一意孤行造成民怨民憤,本議會(27)將一本初衷全力聲援、支持我同胞之反抗行動,因此強烈要求台北縣政府收回成命,以免造成任何遺憾。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一位無神論者因為無法忍受他女兒每天上小學都要背誦「忠誠誓詞」而一狀告進法院,日前法院判決他勝訴,理由是全國小學生背誦的「忠誠誓詞」內容之中「一個在上帝之下國家」的字眼已經違反憲法第一條增修條文「國會不得制訂建立宗教或禁止信仰自由之法律」的規定。判決下來之後竟然舉國譁然、群情激奮,除了原告遭到無數來自衝動市井小民的恐嚇之外,排山倒海而來對判決及法官的抨擊羞辱,由布希總統帶頭開罵的「荒謬可笑」,到大牌國會議員的「可恥」、「腦筋有問題」、「沒資格當法官」、「各學校不要理會法院的判決」之外,還再加上幾幕行動劇的上演,例如參議院立刻通過九十九票比零票的決議譴責該判決,還有眾議院議長帶著同僚們到戶外大聲朗誦「忠誠誓詞」並高唱「天佑美國」,讓原本一心護憲的法官竟然成了彷彿叛國賊般的全民公敵。

  無獨有偶地,十一年前德國巴伐利亞邦有一位家長也因無法忍受其孩子每天必須坐在掛著十字架的教室中上課,經過兩級行政法院訴訟的失敗,再以主張規定教室必須掛十字架的法律違反了保障信仰及人格發展自由等多項憲法基本人權規定為理由向聯邦憲法法院(31)提起訴願,終於在一九九五年獲得勝訴;法院認為規定教室必須掛十字架的法律違憲,十字架必須取下(32)。結果正當大家開始擔心這下子收「歹銅舊錫」的仁兄大概要忙壞了時,邦政府立即公然反抗最高的司法機關,除了黨主席及邦長公開呼籲抵制杯葛到底之外,還有議員放話要法官好膽自己來教室取下十字架,而且如果法官真的敢來取,要農民準備好釘耙伺候。結果是沒有一個十字架離開原位。

  法與判決如果與根深柢固的社會實踐相左時往往窒礙難行,這是法律社會學上的研究早已被熟知的。而法官在處理像上述這種和千年的文化傳統糾結的案件時,若能在判決中採用更具技巧彈性的方式來達到遵從憲法的目標當然是更好。但是縱使法官沒這麼做,其人格尊嚴及判決卻不該遭受那樣的侮辱(33);至少就上述兩個案例而言,依法論法,是非曲直並不難定。例如在德國十字架案中,擁護十字架應續存者皆辯稱:十字架只不過是西方文化與價值象徵,未必代表某個宗教信仰的象徵、教室掛十字架對不信基督教的人也不會產生心理不適;而在美國的案例中,也一樣有人辯稱無神論者使用印有上帝字眼的美金時心裡也不會不舒服,所以念有上帝字眼的「忠誠誓詞」應也不會有什麼心理影響……等等理由,都顯得強詞奪理而且本位主義、毫不尊重他人的感受(34);事實上,子非魚,安知魚樂不樂……。


本文摘錄自自由時報2002年7月10日.當民粹與習俗壓垮法律與人權尊嚴時-從美國「忠誠誓詞」違憲談到大學退學規定.(作者林立╱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副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法政組召集人)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考試題目部份
不另行公佈
請大家當天靠實力囉

統測考的如何啊
希望大家都順利進入理想學府
平安喜樂

公民老師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2007/11/19
星光大道上的修羅場【郭任峰】

中視《超級星光大道》或許是近幾年來最成功最好看的綜藝節目,一年多來的收視率肯定加上甫出爐的金鐘獎兩大獎項的錦上添花,在在證明它在今日媒體與流行文化的指標地位。但我覺得它的獨到之處在於,它同時是老少咸宜的娛樂表演,也是最殘酷也最具有多重恫赫效果的電視節目之一。乍看之下,《超級星光大道》非常具有積極進取的正面意義;它鼓勵年輕人勇於自我表現,讓娛樂事業變成親近社會的大眾活動,還是參賽者競逐歌星夢的擂台。一整年的比賽裡,從主持人、評審到參賽者本身,總是提醒觀眾這個舞台與熱愛音樂有多麼密不可分的關係,而音樂事業的原動力又是如何地依賴對歌唱的深厚感情。……
  而評審與主持人對演唱標準的高度要求透過電視傳送到觀眾面前,同時也是對消費大眾的一次示威。自從KTV成為國民娛樂活動後,進了包廂人人都能是歌手,歌唱活動在降低了表演門檻的同時也在消費者心目中無形降低了難度與高度。於是我們在批評偶像歌手時就比較理直氣壯了,畢竟如果妳我都能在KTV引吭高歌,偶像有的不過就是臉蛋罷了?一片歌手單元裡,形象甜美的前偶像歌手得在舞台上被所有人消遣之餘還要自我解嘲,就是一個標準的示範。這裡專業音樂人透過《超級星光大道》要給你我的一個下馬威,就是再度拉開專業歌手與我們這些以業餘唱匠自詡的消費大眾的距離。這個教訓無非是:這舞台可不是人人上得來的,你以為在錢櫃跟朋友飆歌就能當歌星了嗎?你還早得很!
  但更重要的是,之所以成功,並不在於因為它滿足觀眾旁觀他人被批評落淚的快感,而是它以最有效率方式滿足最多數人利益。我們看到國內娛樂工業的全新體現,市場運作的又一升級版。它在每周五向全國展示音樂工業如何打造產品與夢想,並以近乎公開審判方式把這過程變成娛樂活動。它在一年時間裡為唱片製作公司挑揀出合格歌手,為經紀公司訓練出八面玲瓏的表演人才,為媒體製造無數可供捕風捉影的八卦,而電視機前的消費者看著評審指點參賽者,也能在一旁說長道短,參與感十足。《超級星光大道》充分體現了資本主義市場精神,把音樂產業多面的商業價值剝削到極點。《超級星光大道》為年輕歌手彼此廝殺的修羅道裹上熱愛音樂的糖衣,同時卻又把糖衣的製作過程攤開來變成一種消費,從而生產出一個又一個的幻夢,讓年輕人一個又一個地吃下去。
  這應該就是這個節目如此迷人又弔詭的奧秘:看著這些年輕人在選秀路上匍匐前進,前仆後繼地成為收視率的祭品之後,我們還願意相信歌星夢。《超級星光大道》之引人入勝,或許正像飲足鮮血而盛開的櫻花,因那抹淡紅使人痴狂。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媒體大幅報導通姦男子在菜市場公開下跪的「洗門風」事件,我們看到媒體鉅細靡遺的描述,市場如何人潮聚集,下跪男子的家人如何不捨地站在一旁想要遮醜,另一方的監督人則不平抗議,調解委員為難的表示「大家都是認識的,兩邊都不能偏」,甚至還把調解書的內容呈現在鏡頭前;媒體還繼續報導古代如何懲罰通姦女子浸豬籠,以及伊朗、印地安、奈及利亞、印度各部落如何懲罰姦夫淫婦…從這些媒體報導當中,我們好似共同看了一場廟口好戲,卻無從思考為何「通姦」必須加以「刑罰」?為何通姦等於是家族的恥辱、為何需要「 洗門風」?又為何這成了男人與男人之間、家族與家族之間的事情?至於當事者的女性,有人在乎她的想法與感受嗎?
  為何在這場好戲中我們只看到兩個家族的戰爭、而聽不到女人的聲音?根據《中國時報》報導,靜宜大學副教授林茂賢指出「洗門風主要規範標的是女性的貞操」。也就是說,女性的貞操被視為家族和丈夫的財產,這分財產一旦受到侵犯,家族和丈夫就有權向侵犯者要求賠償,無論是金錢、物質或家族面子,甚至生命。
  當媒體選擇用這種角度來切入時,這反映的是媒體認為「大眾」愛看這一齣公眾審判的大戲,而台灣社會也確實仍有相當部分的地區和民眾,習用以上的傳統觀念來看待「通姦」及處以「刑罰」的正當性。當「通姦」必須處以「刑罰」的代價時,私領域的情慾問題,就頓時是由公眾、社區、家族和法律來解決。
  但我們要問的是,私領域的情慾問題,又與公眾利益有何關係?為何必須動用社區和法律的力量?難道不能回到個人去解決爭議?當台灣社會的婚外性行為,愈來愈普遍可見時,這樣的刑罰概念是否離我們的情慾現實太遠?面對通姦,除了刑罰,是否還可以有別的作法和選擇?對於傷心的元配,我們是否可以有別的作法來補償?
  美國對於通姦,只有民事上的求償、而無刑法上的罪刑。日本、德國、中國,則是完全沒有通姦罪。而通姦罪在台灣,卻是刑法上要被判坐牢的罪;由於是告訴乃論,原配通常會心軟、不告丈夫,因此最常被告的當事人,就是做為第三者的女性。這次洗門風事件,用的是社區道德規範,處理的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榮譽問題。台灣的通姦罪,用的是刑法,處理的卻是女人與女人之間的哀怨,造成了女人懲罰女人的效果,而男人完全沒事、繼續外遇,或是選擇離婚。這次抓姦的主角,最終也還是離婚。因此,我們呼籲社會大眾重新思考通姦罪造成的性別不平等效果,以及刑罰本身並無助於拯救婚姻。婚姻的相關法律都是來自民法的規定,就讓婚姻的種種問題,還是回到婚姻本身,以及民法去尋求解決之道吧!
上文摘錄自中國時報.A19/時論廣場.2007/09/13.回到婚姻本身解決吧【曾昭媛】撰(作者為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