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的政治發展,讓我心生恐懼與疑惑,難道我們是「透明國家」,看不到、摸不著,「只要我們知道自己是誰就好」的言論由兩千三百萬人共同決定(不管是否心甘情願)的總統說出,份外覺得傷感。

台灣的「櫃中」狀態雖非三言兩語可說明,也非歸咎某一政黨可解決,但當年由勇健老先生登輝總統在面對德國媒體時豁然「出櫃」的壯舉,也非偶然,得累積多少台灣人民的辛勤與打拼,日積月累、建立自信與他信,今日在短短幾個月,卻讓人有台灣「纖維化」的感覺,我書讀得不多,只覺得既有的政治語彙已無法精準描繪目前正在發生的事,也許性別政治與醫學病徵的基礎研究語彙可以協助我們了解台灣的發展。

「櫃中」狀態的衣櫃是指私密空間或隱匿藏身之處,在性別論述中常被用來描述一個人在異性戀霸權社會對其他多元性別主體不友善的環境中隱藏其性傾向的狀態,或對主流社會所不認同的性傾向保密。躲在櫃中,時常害怕別人發現自己是誰,時常探聽別人的意見來決定自己表態與否,這種心理煎熬台灣人十分熟悉,也因時常練習變得很擅長。因害怕自己不被接受,恐懼一旦走出櫃子將失去工作、家庭、朋友、或政治資格,也可能面對暴力威脅,於是日夜憂心,不敢表達異議、甘願扮演別人期待中的角色,只求平靜歹活。

近年性別教育平等法的通過施行,校園裡開始了性別教育風潮,政府也開始「性別主流化」的政策檢討,舉國上下全面檢視異性戀男性霸權所主導的壓抑的校園與公共環境與氛圍,希望倡導尊重多元性別主體、不分生理性別、性別特質、性傾向與性別認同,人人都能沒有差別待遇的自由學習,得發展出最適合自己潛能的人生路徑。沒想到在性別環境開放,政治環境卻不斷緊縮,也許可以告訴別人自己是同志,但不能說是台灣人,警調侍候。自己知道是台灣人就可以了,但不能讓人看見目前仍代表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旗。壓抑之後,要面對的可能是無來由的暴力、憂鬱與心傷。

馬先生心裏想什麼,越來越難探知了,當全國要進入櫃中狀態之際,我心中只有一絲哀愁,也許林懷民先生經營許久的「現代舞」會是台灣未來的希望,且讓全國人民不言、不語,盡情舞動仍然健在的四肢,隨著編舞者的精心安排、動人音樂,進入一個冥想的世界,那裏沒有聯合國、沒有政治表態、沒有軍事武裝、沒有國界、自然沒有國籍問題,是不是台灣人,有沒有尊嚴,都不是問題,你自己認為是誰,就可以做誰。
創作者介紹

我在本鄉‧本鄉三丁目

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